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四五三章 谁欠谁的

作者:紫芯依依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楚希梦面上有些愠色:“师弟你休得口不择言,假以时日她定能如师傅一般……”

    “住口,师傅虽然最是维护你,但也由不得你如此诋毁师傅,竟将一个小丫头片子与他相提并论,我看大师兄你是为了莫欹那小子,已经开始无所不用其极了,哪怕师傅不知道,我也容不得你如此说法,不得不替师傅惩戒于你了!”濮靖波说完便将神元力化为长索,欲捆缚楚希梦。

    在濮靖波看来,自己是神尊,楚希梦只是神皇,而这一捆看似轻描淡写实则用了他九成实力,意在一捆必中震慑楚希梦和玄晧心。

    楚希梦见长索捆来,目光微闪间侧身避开索首,双手成爪抓住索身一揉一扯,长索便被扯断了一截,如此一来濮靖波后继的招数便皆尽落了空。

    “你……”濮靖波震惊,心中隐隐有个猜测,却又不愿相信,双手一合即分,撕裂了楚希梦身后一大片的空间,黑漆漆的空间裂缝如一张巨兽张开血盆大口,咆哮着扑向楚希梦,吞吸并用,想将他拆吃入腹。空间裂缝传来的巨大吸力和压力令楚希梦行动困难,不过他还是及时给自己布下了一层防护罩,以抵御空间裂缝的吞吸之力。

    见楚希梦只是布下防护罩,濮靖波笑了,果然是自己多心,楚希梦虽然入师门较早,却因惫懒修为长进甚缓,刚才那一下扯断自己的神元力长索或许只是碰巧为之,并非他真能看出那长索的后招,这不,若他真是神尊怎么可能只防守而不进攻。要知道此时若不进攻断了他后继之力,那空间裂缝之力便会源源不绝,任人如何抗御都是无济于事。

    眼见那透明的防护罩消失,楚希梦被吞入空间裂缝,濮靖波冷笑道:“不自量……呃!这不可能。”原来他转身看到又一个楚希梦站在那。

    楚希梦淡然道:“有何不可能的。师弟你当真以为神界只有两个神尊吗?”

    “你……”

    “师弟听我一句劝,我们一起来想办法帮助昀劷,你知道的,我也不想他出事!”

    濮靖波眼睛一眯:“就算你是神尊又如何,昀劷是我儿子,他的事无需师兄挂心。师兄也还是不要再插手我濮家之事为好,还有,我再强调一遍,交出那个名叫沐舒妤的丫头。”“你真是……冥顽不灵!”楚希梦恨铁不成钢地道,他这个师弟从来自诩甚高。也只有在面对师姐时才伏低做软,自师姐悔婚他的性情就变得越发孤傲,如今竟然养成了这样一副不可一世的样子。

    “哼,如此就先分了高下再说吧!”濮靖波宽袖展开,里面风雷之声不绝于耳,两片白云悠然飘出,见风就长,一下就遮盖了濮靖波的身体。而濮靖波也瞬间消失了,似已化身为云,风声贯耳。雷声隆隆……

    两片白云一直在长,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颜色也由白转灰。

    楚希梦不敢让那云近身,拉了玄晧心飞快后退,同时从他脚下升起一层层水浪,水越聚越多。浪越打越高,不多时他退过的地方变成了一片汪洋大海。风越急,海浪便越高。卷上天际,挡住了前进的团团白云,也抑制了白云的继续增长。

    化身融入云中的濮靖波见楚希梦借了自己的风势,便停了风势,可此时水势早成,水云相接,纠缠在一起,云势稍弱,云一点点被同化为水,水愈来愈多,云势渐落,雷电入水,也被分而化之。

    斗掌控力……濮靖波败,他一身水渍从水中冲出,不待站稳脚跟便故计重施,撕裂了楚希梦身周的空间同时又丢了个空间禁锢术。

    令濮靖波没想到的是,楚希梦并没有被空间禁锢术束缚住,只见他化为一阵清风,轻松摆脱了那一片空间裂缝的吞吸,再变成一条藤蔓,快速抽叶开花,绵延成一片美丽又诡异的藤网,向濮靖波兜头罩过来。

    藤网虽大,但就那么直愣愣地罩过来,处处透着破绽,濮靖波认为这只是楚希梦的诱敌之计,选了一个刁钻的角度正待冲出,却发现自己动不了了,只能瞪大眼看着那面藤网将他整个罩住,体内神元力一滞,与天地间的联系也断了。

    这是楚希梦以自己为界,断了濮靖波对这个世界的感应和联系,只有这样,才能真正禁住一个神尊的战力。

    “原来师兄你也领悟了空间禁锢!”濮靖波虽心有不甘,但也不得不承认自己的确败了,败得彻底,不过那又如何,他身为神尊,除天道神劫之力外,是没什么外力能杀死他的,楚希梦这样的确能困住他,不过同时楚希梦也把自己困住了,什么也做不了。

    楚希梦似是看穿了濮靖波的想法,他淡淡地道:“师弟别忘了,濮家没了你,等莫师弟从空间裂缝中走出……那会如何?莫师弟可没有我这份对你的愧疚之心,这些年来若不是有我在旁相劝,以他那急脾气只怕早与你闹得不可开交了。”

    濮靖波眉头一跳,却仍倔强道:“他难道还能不顾身份对小辈出手?”

    “别忘记你不久前才出手伤了舒妤那丫头,她可一直是莫师弟心中的孙媳啊!”

    一句话让濮靖波哑口无言,濮昀劷已面临魂飞魄散之险,他因此心神大乱,加上沐舒妤那丫头又实在不识抬举,才会在盛怒之下不顾身份出手伤她。

    楚希梦又劝:“你理应知道,我维护昀劷之心不在你之下,你又何必因一时意气之争和颜面之故,就误了昀劷的性命呢?你可知道,其实早在昀劷自己出手之前,我和莫师弟就已经试过了沐家那修复的传承了,可惜对昀劷无用!”

    “什么?你不是在骗我吧!”濮靖波心中一凉。

    “沐家双生两姐妹,以姐姐的资质为佳,不过在她温柔娴静的外表下却藏了一颗攀附的心,莫师弟便以珲元的婚事为代价,换了她自己剥离的修复传承,那时濮莫两家还未彻底绝裂,我们自然也有法子在不知不觉间把修复传承用在昀劷身上,可惜,昀劷神格的缺失不是修复传承所能够补全的!”楚希梦叹息。

    濮靖波听完后沉默了良久,最终还是疲惫地叹了一口气:“那……还有何方法?”

    “我与莫师弟商议多次,都觉得唯有师傅能救昀劷。”

    “师傅,我也知道师傅能救,可是那么多年……唔~大师兄,师傅最疼你了,你是他一手养大的,师傅将你视为半子,你求求他,你求他他一定会出手相救的!”濮靖波有些激动地抓着捆住自己的藤网。

    楚希梦语声幽幽:“师弟你应该知道,我和你们一样,不知如何才能找到师傅。”

    濮靖波如泄了气的皮球般,“既是如此,那便没办法了!”

    “不,你难道忘了我和你说过,舒妤那丫头将来或许能如师傅一般,她拥有‘域’且已修出元灵气!……

    濮靖波猛然瞪大双眼,久久不能言语,“你说……说的……可是……可是真的?”

    “唉~这种事我为何要骗你,我们一直都在注意那个丫头,虽说对她抱有极大的期望,但在第一次看到元灵气时,我还是有些不敢相信!”

    楚希梦脑中又出现了那只纤弱白皙的小手抓着一缕元灵气的样子,不记得多少万年以前了,师傅也曾抓着那么一缕元灵气告诉自己几人:此乃构建世间万物的核心,一缕可化万万凡人,可化遍地花木,可造数十神基……师傅消失前,曾将几缕元灵气单独赠给了他,可惜,他做不到师傅所说的那般,与莫远弘和玄晧心一起研究了许久许久,加入了许多珍贵材料,又几乎花尽了那几缕元灵气才造出一个神基……

    如今,那个神基正为沐舒妤所用……正因如此,楚希梦才把救濮昀劷的希望压在了沐舒妤身上,必竟有此渊源,无论濮昀劷曾如何为难予她,她也会看在神基的份上出手相助的。

    ~~~~~~~~~

    而此时楚希梦和濮靖波口中的沐舒妤正在一处风景绝美的福地洞天内,和莫欹一起,将神界所发生的这些事尽收眼底,楚希梦和濮靖波的对话也一字不拉地传入了他们耳中,在两人身边的,赫然便是那个曾与他们有一面之缘的神秘高人--楚游。

    此时沐舒妤和莫欹都知道了,楚游正是这个世界的主宰,也就是濮靖婆和楚希梦几个口中的师傅。楚希梦他们找了几十万年的师傅,却不知手中的混沌镜便可连接到楚游所在的这方小世界,不过即便他们进了混沌镜,也得看楚游想不想见他们。

    沐舒妤和莫欹也是在混沌镜中呆了七八年才被楚游接到此处的。

    沐舒妤一手托腮看着空中的影像,倒是没有因楚希梦的想法而不高兴,只是略为不解地问楚游:“楚前辈,你明知道他们有事求你,为何你却要避而不见呢?”

    楚游摇头:“先前有私事处理,并不知道,等我知道的时候你已经欠下那濮昀劷一个大因果了,所以得由你来还他!”

    “我欠他?”沐舒妤惊讶地道。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