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80贾珍

作者:洗雨疏风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泼了茶,邢芸才扑哧一笑,两眼弯弯的朝着贾赦问道;“可酒醒了没有,要不要再来一杯啊!”

    贾赦摇头晃脑,稀里糊涂的答道;“醒了……嗝……”

    忽而清醒过来,勃然大怒道;“你……你拿茶泼我——”

    邢芸一拍桌子,立起身来,冷哼道:“我泼你又怎么了,你不服啊!”

    贾赦刚欲发火,可一瞧见邢芸的眼神,不自觉的打了个寒颤,彻底清醒了过来,一边用袖子擦着脸,一边讪讪道:“这样冷的天气,你也不怕把我冻着……”

    说着,又瞅了瞅圆洞罩后面的人影,放低了声气道:“屋里还有人呢,留神别人笑话……”

    邢芸嗤笑一声,懒洋洋的坐回榻上,没好气的白了贾赦一眼,压低了嗓门道:“怕什么,嫌冷是罢,我拿一壶滚水来仔细给你醒醒酒如何,只怕你皮肉细嫩的很,经不住烫呢。[ ”

    贾赦胡乱擦干净脸,解了被茶水淋湿的天马皮外裳,随手往榻边的衣帽架上一放,合眼往床上一躺,嘀咕道:“横竖你都有理,我怕了你还不成么。”

    邢芸瞧着便来气,只是目光掠过珠帘,不自觉顿了一顿,暂且按下脾气,朝着贾赦的肩膀,连拧带掐,狠推几掌,问道:“我问你,我是半夜里起来,绑了二太太往那树上挂着,还是寻空儿挖了坑,把宝玉埋里头了呀,什么叫我做的事,怎么叫人得罪了我,你今儿要不给我说个清楚明白,你就别想痛痛快快挺尸去。”

    贾赦正迷糊着,猛一吃痛,十分瞌睡顿时飞了七分,拧着眉毛发火道:“你做的事,问我做甚。你……也就罢了,横竖我也管不了。宝玉不过是小孩子,老太太就是疼他,也碍不着你什么,你打他的主意,是个人么?”

    邢芸眉头一蹙,只觉一头雾水,不解道:“我打宝玉主意,我何时打他主意了?”

    贾赦伸了伸胳膊,翻了个身,口里含混道:“你没打宝玉主意,成天儿使人过去作甚……非要我一桩一桩数出来……你面上好看不成!”

    邢芸听得此言,忽而明白过来,不由得吃吃笑了起来,说道:“你又是打哪听了这些没头没脑的事儿回来,我不过是给迎丫头和林丫头送东西时,顺手叫人多备了些给三姑娘和宝玉送去,这就成我的罪证了?可笑。[ 你当我稀罕送啊,这些东西,哪一样不是要银子买的,要不是林丫头和宝玉被老太太养在身边,我不好厚此薄彼,我吃饱了撑的叫人送东西过去。给林丫头送东西,那是因为人家小小年纪丧了母,又离乡背井的,我念着姑奶奶和你好歹是一母同胞,多少照顾一二,迎丫头和琮哥儿是咱们房里的姑娘哥儿,没得落了空去。你说我打宝玉的主意,我倒稀奇了,我是在吃食里下了药,还是在东西上洒了针啊……迎丫头和琮哥儿现好好在屋里呢,是药是毒,打发人传了太医来,总有个分晓。你是知道的,我可不是那受冤蒙屈的性子?”

    贾赦见邢芸神色不似作伪,倒是迟疑了起来,只是他那性情,不是触及皮肉,断是由着性子来,一时坐起身来,看着邢芸,也不出声说话,一副将信将疑的样子。

    邢芸瞧在眼里,不觉一笑,随口吩咐丫头道:“都这时辰,叫奶嬷嬷领了姑娘和哥儿回去睡一回儿,下午再送过来。”

    丫头们应了一声,帘子微微一响,迎春领着贾琮从里间出来,走到邢芸和贾赦跟前,低头告辞。

    迎春今儿穿了一身桃红珠绣乌云豹褂子,内着一身月白绣花小袄,下系了条湖色百褶银鼠裙,头上戴着一色红宝绿翡桃花钗环,愈发显得肌肤莹润,艳如朝霞,只是神情意态之中,总带着几分怯弱之色,平白叫人看着不舒服。

    邢芸瞅着迎春那懦懦的模样,早已生不出气来,当下略缓了缓脸色,笑着说道:“你如今也渐大了,大奶奶虽是个稳妥的,但她还有个兰小子,难免有照顾不到的地方。我日里想着,合该再添几个人给你使唤,可姐妹几个,没的只给你添,不给旁人的理儿,只是你那三妹妹和四妹妹,一个现有姨娘太太在府里,一个又是那府里的,我也不好吭声。所以,我想了想,昨儿使人将西跨院收拾了出来,备齐了人手……”

    说着,邢芸瞅了瞅贾赦游移不定的神色,又笑道:“说来,你是咱们房的姑娘,这些原是早该备下的,只是昔日你养在老太太跟前,我若叫人收拾了院子,又惧着老太太不高兴。[ 院子虽是收拾下了,却不碍着你住哪边,你们姐妹相处惯了的,感情又好,若搬了回来,难免寂寞。只不过,这些该备下的却不能省了去,否则也不像个样儿。”

    迎春虽是个懦弱无能的性子,但到底不是泥胎木塑,这些日子以来,邢芸与王夫人贾母的那些纷争,纵使她一概不闻不问,却也见着些影儿。

    听得邢芸打发人收拾了院子,迎春心中难免惶恐不安,呆愣了一下,才低下头细声细气的应了一声。

    邢芸也没指望迎春能从二木头变成王熙凤,打发人叫了奶妈子同丫头进来,嘱咐了几句,才使人备车送了迎春回去。

    待得迎春和琮哥儿都出去了,邢芸收拾了慈母面容,另改了颜色,冷冰冰道:“说罢,还有什么了不得的话,不是要一桩一桩的数出来么,我在这听着呢。老闷在心里也难受不是,你说痛快了,我手上的鞭子舞得也舒坦呢。”

    贾赦见邢芸改了颜色,心头先虚了三分,不过口上却不肯服输,硬声道:“你没弄鬼,二太太好端端的,怎么就癔病了。以前万事没有,老太太屋子一被砸,二太太就癔病了,我看再由着你闹下去,不单老太太和二太太,迟早我也得疯魔了去。”

    邢芸扑哧一声,拿着帕子掩口一笑,待笑过了,才看着贾赦道:“我当什么事儿,原来是这个。二太太得了癔病,与我有什么相干。自打那日动了胎气,我可是一直都在房里养胎,二太太病也罢,疯也罢,我可是一丝声儿也没听说的。再说,别人说什么你就信什么,你脑子里是豆腐渣啊。前儿京里是怎么编排咱们房里的,这才过了几天,你就忘的一干二净了。人家能编排了咱们,怎么就不能编排了二太太去,难不成这二房天生比咱们大房要金贵?在府里横行霸道,算是老太太偏心,外头是谁的天下,有几个人认识什么二太太政老爷的,人凭什么捧着他们一家啊!凭你老娘偏心?呸!”

    贾赦摇了摇头,看着邢芸气急败坏道:“你还说这话,这事玻璃上放花瓶——明摆着是你在背后弄鬼。你也不想想,二太太得了癔病,咱们又能得什么好话,况且,你还让人传什么,这病平日里百般无事,一但发起来,就是要杀要砍要打要砸的,二太太是如此,宝玉也仿佛……咱们府里都成疯子窝了。”

    邢芸听着,只是一笑,懒散的打了个哈欠,嗤笑道:“这话也没差呀,宝玉那脾气,平日千好万好,一使性子就打啊砸的,老太太总说这是宝玉年纪小,不懂事。可我看着,大奶奶身边的兰儿,赵姨娘养的环哥儿,咱们房里的琮哥儿,虽说脾性才智各有上下,可哪一个也不似宝玉这般儿。说是不懂事,我瞅着,只怕是心里清楚脑子糊涂呢。能生出这样的儿子来,二太太自己未必没个病症,这有什么奇怪的?”

    贾赦心中虽气,可邢芸不认,也无可奈何,一时气哼哼了两声,躺□去,拿被子将头一蒙,哼哼道:“你就恣意妄为罢,也不想想,你肚子里那一个出来,别人……”

    邢芸一蹙眉,冷下脸道:“别人怎么着……”

    见着贾赦死蒙着头不吭声,邢芸就着贾赦的胳膊狠拧几爪,觉得心头的气略平了,才撩开帘子转身出去了。

    要说起来,王夫人得了癔病,并且很有遗传给子女可能的消息,的的确确是邢芸打发人传出去的。

    不过,也怪不得邢芸暗箭伤人,谁让是王夫人先下手呢,而且比起王夫人和贾母的手腕来,邢芸这点手段,也实在是小打小闹,算不得狠毒。

    毕竟邢芸是个穿越者,拿无关的人命做筏子还是有点不忍心,但王夫人和贾母要是再折腾下去,邢芸也不介意,直接弄死宝玉,让王夫人和贾母真癔病了去,从此一了百了,高枕无忧。

    邢芸走到廊下,端见着一阵寒风来,几片枯叶随风而落,打着旋儿飘了下来,邢芸抬眼看着远方,轻叹了一口气,自言自语道:“起风了,不知这风停又是何时了……”

    作者有话要说:ps:亲戚来鸟,不舒服,脑子里的思路乱成麻了,勉强码了一章出来,。

    最近追的文,又有一篇坑掉了,太监大概是会传染的吧,坑文去打魔兽这真的大丈夫嘛,太过分了!

    最过分的是我翻几年前的书架时,突然发觉一本坑了几年的书,最近几天底下还有人哀嚎,这感觉真是太爽啊,不是我一个人被坑啊哈哈哈哈,好想叉腰狂笑。

    另外:这两天四处找文看,结果被雷的吐血。最先看的是古言,结果看见一本名字很正统,简介很正统,什么都很靠谱的书,我放心的点开,然后吐血三升。

    简介一下剧情,女主是个小姐,背景爹死妈死,然后丫头要害她,妈妈要害她,婶娘要害她,姨娘要害她,祖母要害她,叔叔要害她……看了几十章,我发现没有谁不害她的,被害妄想症呐!!害就害吧,丫反抗一下也好啊,结果女主永远面瘫叹气,我只能说五个字,有病得治啊!!!!

    古言看不下去,我看玄幻行不,然后我擦的发现,

    有一种文,你以为它是种田,呼啦啦它变修仙,你以为它是修仙,咔嚓,它又变异能,你以为它是异能,呼啦,它又变科幻了,你以为这是大杂烩,于是作了心理建设,勇敢的看下去,然后你会发现,你的想象力,永远没有作者一半神奇,恍惚间,作者狗血了,乱伦了,阴谋了,霸主了,接着我……我跪了,作者我终于知道为什么你小学作文不及格了,因为你太神了!!!!凡人没法理解你的思维啊!

    我不找文了,我看推荐还不行么,找了一本人家推荐说有教主之风的文来看,而且人家标明是改名汪洋之前的教主。我怀着很大的信心,点开了那本书,开始的穿越很简洁,文字有点教主的风格,就是太干了,不少段落直接在码数据,不过我能连军文都能啃,怕神马。看了一段又一段,终于在撒哈拉沙漠中看见高氵朝了,突然嗖了一下作者换地图了,换了就换了,我还能忍,然后又一段堆数据,莫名其妙又回了原地,然后莫名其妙又多了一群穿越者,然后莫名其妙,作者开始种马了,然后莫名其妙书乱了,然后莫名其妙,这作者教主俯身鸟,大海啊大海,你tm全是水。

    看到这里,如果我有预感,我绝对不会再继续找下去,连续三本都是这运气,可惜我没预感啊,于是我翻到了那本让我觉得我该戳眼的书。曾经有一本书叫做小明修仙,然后以一年纪三年纪高中生吐槽了一下玄幻废材流,结果这莫名的即视感是什么?为什么一本废材流的玄幻文开篇就在复制吐槽废材文的文字,亲,你不觉得违和么,你不觉得这些话读起来很有感么,你丫复制之前读一遍会死呀!!!!

    我败退,这下限,都超越地球鸟!!!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