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网_新闻中心_社会新闻_新闻报道

2020-03-22 22:47

  令人忧“神医”行骗屡屡出现只是愚昧、迷信活动抬头的一种表现。中国科协1998年下半年开展第二次“中 国公众对未知现象的看法”、“农村地区愚昧迷信活动”两项调查,结果显示:与1996年的调查数据相比,社会公众中相 信算命的人比例由28.7%上升到35.5%,两年增加了近7个百分点。由于公众相信算命的人数增加,算命先生也逐渐 成为一支人数众多的“产业大军”。据有关部门估计,全国算命先生约有500万人。

  算命先生从家中走上街头,从偏远山村走向城镇。在湖北、河南一些市县就有被群众称为算命一条街的相对固定 、公开的算命场所。就连北京街头,不也常可遇见有算命先生为群众算命的吗!原劳动部劳动科研院的财务处长周久林,就是 因为相信算命,为了发财竟听从卦师的“指点”,挪用巨额做投机生意,致使国家财产蒙受巨大损失,周被判处无期徒刑 。有的算命先生还打着“科学”的旗号,推出电脑算命、《易经》算命,蒙骗群众,钱财。

  一些地区特别是农村地区,愚昧迷信已经渗透到社会生活的各个层面,如结婚要测八字,生孩子要算男女,盖房 选坟地要看风水,婚丧嫁娶、开业搬迁要择吉日。有人生了病不上医院,却去找巫婆、“神医”、“大师”,以致贻误治疗时 机命丧黄泉。河南漯河市一位领导干部,在北京某大医院查出肝硬化,但他不肯住院治疗,反而到商丘去找“神医”胡万林, 结果很快就送了性命。

  迷信活动不仅严重影响社会公众的思想和行为,还造成严重的经济损失。据报道,广东深汕公路旁的6500平 方米的绿化带,被说成是“挡了风水”,遭到了毁灭性的破坏,造成经济损失135万元。河南栾城县全县194个村,村村 建神庙,向村民摊派集资就超过20万元。据中国科协的调查,一些乡村村民自己做佛事,或由村里、族里摊派的迷信活动费 用,平均每户一年得开销数百元,已成为群众一笔不小的经济负担。

  1998年3月20日,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节目以“有病求仙、仙姑求钱”为题,报道湖北省钟祥市长寿 镇长岗寺村农民安庆芝(人称安三姑)传播封建迷信,用巫术“祛病避邪”,“预卜前程”。安三姑口出狂言:“我管15个 省,11个省的省长是我提拔的”。这种“仙姑”大胆妄言,“朝拜者”趋之若鹜的情景既令人啼笑皆非,也令人深深担忧。 那么,她近况如何呢?

  我们驱车从钟祥城里赶到长寿镇,在镇里干部的陪同下到安三姑家走访。同行的李胜先教授曾经两次暗访“仙姑 ”,他对这次明察的所见所闻颇有感触,曾经是一路浩浩荡荡的朝拜队伍不见了,蜿蜒的土路上深而纷乱的车辙消失了,曾经 异乎寻常热闹的村子恢复了平静。安庆芝不在,我们见到了她的丈夫郭明友。郭明友在妻子当“仙姑”的时候,曾经再三劝阻 妻子但没有奏效,两口子经常发生口角。郭明友告诉我们,年初,上面派人来抓这件事,庆芝不做先前那些事了,每天干干地 里的活,照料照料家里的事,日子过得平静多了。

  据镇干部介绍,安庆芝过去是干农活的好手,曾连年被村上评为先进,后因她两个先天痴呆的儿子久治不愈,文 盲的她便希望通过神灵的力量来治好儿子的病。结果儿子的病如故,她“仙姑”的名声却越来越大。

  调查中我们发现,类似安三姑这样专门从事迷信活动的女性并不是个别现象,我们在各地访问、座谈中,受访者 都能介绍出当地一个或几个有名的“仙姑”、“娘娘”,并历数出她们种种神乎其神的“本事”。调查显示,女性正在成为迷 信者队伍中不容忽视的力量。

  新中国成立以后,旧社会遗留下来的“迷信业”曾基本绝迹。但随着市场开放,各类迷信活动,有的改头换面, 有的披着“科学”的外衣,重又登场亮相。而一些地方行政部门或医疗机构为那些骗人的“神医”提供诸多方便,也是受利益 驱动所致,不自觉地助纣为虐。

  前些年,一些地方行政部门为搞活经济,以发展旅游,再现民俗文化为由,争相兴建形形色色的鬼府神宅、游乐 宫等,几十元一张门票,说是展示民风民俗,其实不少是宣扬封建迷信的东西。笔者就曾在河北定县的一处游乐宫里游历了一 次“十八层地狱”。“地狱”里的阴森恐怖令人毛骨悚然,一些因果报应之说更令惑不解。如有一个场面是讲一女子因丧 夫而改嫁,死后不得好报被劈成两半,分别给两个丈夫。这不是明显违反婚姻法,在宣扬封建主义贞节观吗?当地妇联、民政 部门为何不管?

  至于一些地方出现的算命一条街、算命连锁店、算命信息台,都是以“信息咨询服务业”名义在工商部门登记注 册,骗得了营业执照。不过,话得说回来,难道工商部门就只管收费,不管他们的实际经营活动?

  一些不法书商为牟取暴利,印制宣扬封建迷信的看相、算命、皇历以及阴曹地府等出版物,在历次扫黄打非中, 这些出版物又常在“弘扬传统文化”外衣的掩护下而漏网。

  科普宣传乏力,是愚昧迷信活动得以抬头的另一原因。从90年代初开始,我国按照国际标准每隔两年进行一次 “中国公众科学素养调查”。据1992、1994、1996年三次调查结果,我国具备基本科学素养的公众比例始终在7 %至9%之间徘徊。民众科学素养水平不高,愚昧、迷信活动便有市场。科普宣传乏力,有资金、人力不足的问题。来自《中 国科技导报》的消息:中国科普作家协会的会员1986年就达16.5万人,10多年后的今天,只增加了不到1万人,这 其中,真正从事科普创作的作家还不到30%。原因是科普创作难度大,经济效益不高。另据1997年出版的《报刊目录大 全》统计,全国各类报刊近5万种,但科普报刊只有30余种,而且其中不少内容还是有关妇幼保健、美容、饮食、自然风光 方面的,真正对提高民众科学素养有直接好处的科普刊物很少。

  大众传媒的误导,客观上对愚昧、迷信活动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前面提到的青岛“神医韩大仙”就有3家地方 报纸发表过介绍她的文章;韩的大幅彩照还上了某杂志的封面。还有,已被公安机关逮捕的“神医”胡万林,如果没有作家柯 云路为他著书立传,吹捧胡万林“发现黄帝内经”,是“当代华佗”,一个被保释的罪犯能在短短几年时间内有百万人次来求 医吗?至于传媒误导的原因,笔者不好妄加评说,但有一条,过分相信眼见为实,不自觉地当了某些伪科学现象的吹鼓手恐怕 是共通的。殊不知,人们眼见的“实”,不等于科学鉴定。据青岛大学医学院附属医院神经科教授李晨介绍,医学专家对8位 据说是被韩大仙治好病的患者进行医学鉴定后发现,没有一位是通过韩大仙治好的。李教授分析说,现在有很多病人是属心因 性疾病,这种病通过心理暗示(或叫心理治疗)就可自愈。此外,根据现代医学观点,有些疾病属于自限性疾病,自愈率达5 4%。像普通感冒,不用吃药,一般一周就好。

  看相信命以及信神信鬼,为什么能流传至今?这有个人的原因,也有历史的原因。从个人原因看,中国社科院世 界宗教研究所研究员杜继文认为,无神论和有神论在世界观上本是对立的,但作为社会现实的人,共同性远大于差别性。在同 一个人身上,同时或前后,既有无神论成分,也可能有有神论成分。在某种特定的情况下,比如受到挫折,或者久病不愈,为 寻求精神上的安慰,就容易产生认命、信神的思想和行为。从历史的原因看,中国科普研究所研究员郭正谊认为,中国封建社 会有两千多年的历史,封建遗毒根深蒂固。譬如“文化大”,说是“破四旧”,反对“封资修”,实际搞的还是封建主义 那一套,如搞全国性的造神运动,客观上使封建迷信活动合法化,影响至深。

  法治不力,也是不能有效遏制迷信活动的原因之一。去年底,河北邯郸市门以涉嫌罪将人称“邯郸第 一算”的算命先生张世民逮捕,从张家抄出85万元巨款。张自辩:要算命的都是找上门来的,我收费都是明码标价,咋算诈 骗?就在邯郸检察院准备提起公诉时却遇到了难题:一是作为案,找到的证人认定的数额只有1000多元,其余8 0多万元还找不到认领的证人;二是张用《易经》算卦到底是不是行为,尚定标准。为此,邯郸司法部门不得不延期 审理此案。有关人士呼吁,应尽快完善法制,以遏制迷信活动蔓延。

  镜头一:在青岛市区一居民楼底层的门前,悬挂着一条红布横幅,上书“韩大仙工作的地方”几个金的大字 ,十分抢眼。加上住房的窗户也全用红布遮得严严实实,显得神秘兮兮,这就是曾一时名震青岛的“神医奇女韩淑秀”的“诊 所”。

  韩“治病”有一规矩,就是病人得排成纵队进入诊室,全都站着。韩大仙给病人“诊治”的三步曲是:敲敲病人 的头,点一下病人的肩,再握握病人的手。前后不过1分钟,就打发病人去买药。“药”都是韩特制的,“药”包里装的是几 包小饼干、一瓶外用的痱子粉和一叠让病人早晚口含的红纸。价格按“药”量多少,分300元、500元和1000元三种 。

  根据群众举报,青岛警方已于去年底将韩淑秀逮捕。今年41岁、只有初小文化程度的农村妇女韩淑秀,从19 83年非法行医以来,已获利200多万元。

  镜头二:在天津宝坻县城一座不显眼的小院,门上贴有一张“悬壶济世”的剪纸,这就是“张神医”的“诊所” 。

  “神医”看病不是把脉,而是用拇指在病人手腕上来回划脉。开的药方都是两张:一张是泻药,什么巴豆、车前 草、蜂蜜等;另一张就是补药,红参、党参、西洋参之类。药必须在“张神医诊所”购买,由诊所按病人要求再制成丸剂或水 剂,药价一般都是二三千元。不买药就得付诊费200元。

  镜头三:比“张神医”神气得多的是河北正定县的郭志辰“大师”,1992年县里有关部门划给张16亩地, 盖起了一座有300张病床的庙不像庙、医院不像医院的修养院。修养院明黄琉璃瓦,雕龙照壁,照壁前,就是57岁的“郭 大师”的汉白玉石雕像。

  郭以“智能气功治病”征服了不少无知的群众。他“治病”的一招是让病人站在1米开外吐一下舌头,“大师” 目光如炬地盯着病人,说“这是给你发功治病哩”,前后不过几十秒钟。“治疗”结束,病人都得吃经郭发过功的“药丸”- -“健康1号”或“特2号”。每粒药丸20元,一盒200元只能吃3天。药丸经河北省药检部门化验,无非就是黄芪、枣 仁之类的平常药,说能治百病纯属骗人。

  今年4月,郭的修养院被有关部门吊销了行医许可证。执法人员从修养院的地窖里起获了近百箱药丸,价值20 0万元。

  胡万林因触犯刑律,先后两次被判入狱,在新疆队服刑期间,被保释出狱,在陕西终南山医院挂牌行医。胡 万林给病人治病,一律服用巨量工业硭硝,结果“硝”死病人无数。胡万林在终南山呆不下去了,河南商丘的卫达医院竟以重 金特聘,又因治出人命,胡万林再次落入法网。据胡万林交待,他平均每天治疗百多人次,这样算来,经他治疗过的病人就有 上百万人次。陈平

责任编辑:admin  作者:admin